av制服丝袜无码一区二区,久久电影网,国产精品国产三级国产专区

<thead id="zn7dn"></thead>

    <nobr id="zn7dn"></nobr>

    <track id="zn7dn"><menuitem id="zn7dn"><em id="zn7dn"></em></menuitem></track>

    <mark id="zn7dn"></mark>

      <var id="zn7dn"><var id="zn7dn"></var></var>

      南陽福鑫光學有限責任公司

      Nanyang Fuxin Optical co.,  LTD




      服務熱線:13937788013

      謝莉微信二維碼
      首頁 >> 新聞動態 >>行業動態 >> 中國CCTV鏡頭市場概況
      详细内容

      中國CCTV鏡頭市場概況

        CCTV鏡頭是鏡頭大家族中的一員,它是伴隨著監控行業的發展而新興的一個分支,相對還十分年輕,但卻充滿了誘人的前景。眾所周知,攝像機是監控系統的重要設備,如果沒有攝像機,監控,就無從談起。如果說CCD芯片是攝像機的心臟,那么鏡頭就是攝像機的“眼睛”,如果沒有這只“眼睛”,我們就看不到所要監視的目標;如果蒙上這只“眼睛”,就會讓我們“一葉障目,不見泰山”。所以我們稱鏡頭為“一孔看天下”,一點都不夸張。

          相對于DC(數碼照相機)和DV(數碼攝像機)鏡頭,監控系統對鏡頭的要求更專業、更嚴格。在電視監控系統中如何根據現場被監視環境,正確選用鏡頭是非常重要的,因為它直接影響到攝像機的攝像質量,因此也會直接影響到監控的效果。

      鏡頭發展的歷史

       

          提起CCTV鏡頭,我們就不得不提及以下地區:
          全球范圍:日本、韓國、德國、中國、中國臺灣
          中國境內:福建、廣東、河南、甘肅、吉林
          主要城市:福州、深圳、廈門、長春、南陽、蘭州、信陽

       

          眾所周知,德國鏡頭是行業中的“老大”,有著一百多年的歷史和制造經驗,眾多的知名數碼相機生產商與德國頂尖的鏡頭結緣,日本索尼率先在數碼相機產品中采用最優秀的德國鏡頭卡爾蔡司(蔡司Carl Zeiss從1846 年就已開始生產顯微鏡),并大獲成功。其后,柯達、三星選擇了德國施耐德(施耐德Schneider具有生產大幅鏡頭的悠久歷史),松下與著名的萊卡結盟。在其它指標,如像素數、光學變焦等都一樣的情況下,采用德國鏡頭的相機要比采用日本鏡頭的價格高近千元,足見德國鏡頭的實力。但由于德國的鏡頭很少涉及安防領域,所以在安防行業,它的影響力遠不及日本鏡頭。

          日本鏡頭目前在全球CCTV鏡頭市場占有60%以上的份額,而十年前,這一份額更高達90%,是當之無愧的龍頭。

          日本人是最具學習和創新精神的民族,他們一開始主要是向德國同行學習鏡頭制造技術,經過“偷師學藝”和摸索,在鏡頭的技術與創新以及市場占有率上,逐漸開始領先,尤其是在CCTV鏡頭領域,逐漸成為世界的領導者。目前,CCTV鏡頭世界一流品牌基本都集中在日本,如精工、computar、Tamron、FUJINON等,都是CCTV鏡頭的佼佼者。

          近年,鏡頭市場上又出現了一批新的生力軍,后起的韓國與中國的鏡頭制造商在上世紀末和本世紀初紛紛崛起并迅速成長,打破了日本鏡頭一統天下的局面。

          中國大陸鏡頭產業的發展十分迅猛,生產廠家主要集中在福建的福州、廈門、泉州,廣東的深圳,吉林的長春,甘肅的蘭州,河南的南陽和信陽等地,其中以福州最為集中。

          我國鏡頭產業的發展與軍工技術密不可分,上世紀六、七十年代,我國光學技術主要以云南、貴州、甘肅、吉林和福建為主,那時多為軍工企業,到了八、九十年代,許多國營鏡頭生產企業效益開始下滑,有些甚至倒閉,云南(云光)等幾大光學基地逐漸衰落,但福建的光學產業卻抓住了機遇,形成了自己的優勢。目前,福建的鏡頭(主要是大鏡頭)產量約占國產鏡頭市場的70%,成為中國CCTV鏡頭的重要生產基地。

          吉林長春和河南南陽的鏡頭產業也具有一定的優勢,與福建不同的是,南陽的鏡頭主要以小鏡頭為主。

          中國鏡頭真正崛起,是在2000年之后。讓國外同行刮目相看,也就是近兩年的事情。

          據泉州東南光電有限公司總經理黃中元介紹,CCD感光成像技術的發展和國內安防產業尤其是監控行業的迅速發展,促進了國內鏡頭產業的大發展。

          但經過幾年的迅速成長,中國鏡頭已經成為世界鏡頭產業里一支不可忽視的生力軍,中國鏡頭出口比例已占到45%以上。
      縱觀世界鏡頭市場格局,日本鏡頭仍然是領導者,韓國、臺灣、中國大陸的鏡頭廠商正在奮起直追。應用領域不斷擴大,市場需求也在不斷上升,充滿了誘人的前景。

        中國鏡頭市場是一個龐大的市場,吸引著無數世界級鏡頭廠商的目光。多年前,中國鏡頭市場主要以日本精工鏡頭為主,只要是從事監控行業的,幾乎沒有人不知道精工的。1999年以前,中國市場上可以說70%以上的進口鏡頭都是精工鏡頭,國內鏡頭也大多以仿精工產品為主。但近年市場格局發生了變化,由于精工在中國實行的是總代理制,在國內有數不清的各級代理,也因此導致后來仿精工鏡頭在市場上大量涌現,讓用戶難辨真偽,使精工鏡頭在中國市場上的聲譽受到一定程度的損害。

          與此同時,日本Tamron和computar的市場占有率節節上升,computar1996年進入中國市場,由香港CBC負責其在中國的銷售,由于廠家直接參與市場銷售和管理,因而市場體系比較完善。

          日本株式會社騰龍1997年開始在中國佛山設廠,實現本土化生產,2002年在上海設立事務所,實現本土化市場運作。截止目前,佛山工廠已經發展到3000余人,已經成為Tamron除在日本三個生產中心之外的又一個全球生產基地。Tamron可以說是進入中國市場的最成功的鏡頭制造商。株式會社騰龍擁有55年的鏡頭生產歷史,這一“廠齡”與德國老牌鏡頭廠商幾乎“年輕”了一倍,但它在CCTV鏡頭領域的成就,使它在行業中的地位迅速上升。Tamron之所以能夠迅速崛起,主要是他們在鏡頭制造技術上有了重大突破——掌握了兩大業界領先的核心技術∶其一,騰龍Tamron公司掌握了非球面鏡片制造技術,形成了非球面鏡片從設計到加工制作的領先優勢;其二,騰龍Tamron公司能自行設計加工超高精度的模具,并能以完善的注塑壓塑壓力控制和成熟的冷凝溫度控制工藝,加工完成各種高精度工程塑料成型配件和產品。目前世界上能同時掌握該兩大核心技術的公司屈指可數,僅以此便足以使騰龍在日本乃至世界光學產業界贏得自己的地位。據長春東亞光學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總經理候志軍介紹,一般的球面技術發展已經有100多年了,基本上廠商只要有設備都能生產,相對技術含量不是太高。但非球面技術作為鏡頭制造的革命性技術,目前還只有少數廠商掌握。

          據株式會社騰龍上海事務所銷售促進主任孔令俊介紹,在日本,與騰龍“同齡”的公司(比如索尼)有很多都在多元化中成長為全球性的大公司,但騰龍只專注于光學領域,因為騰龍很專注,他們希望在光學領域做專、做精、做透。騰龍也做OEM,但客戶絕對都是世界一流的公司和一流的品牌。目前世界上最小、最輕的鏡頭就是騰龍制造的,這種鏡頭最近拍攝物距僅為49cm,從而滿足了微距攝影的需求。

          Tamron在中國的成功,引起日本其它鏡頭廠商的關注。一些日本廠商試圖走騰龍之路,希望能在中國實現本土化生產,從而搶占更大的市場“蛋糕”。截止目前,以精工、Tamron、computar、FUJINON、Tokina等為代表的日本鏡頭,仍然占據了中國鏡頭市場60%以上的份額。

          而與此同時,中國的鏡頭制造商也在迅速崛起,以福建為代表的中國鏡頭制造廠商通過引進先進技術和設備,使中國鏡頭在品質和質量上有了較大突破,市場占有率穩步上升,從而對日本鏡頭制造商造成了不小的沖擊。福州鴻發光電子技術有限公司總經理陳金發表示,幾年內,中國鏡頭在中國本土市場的占有率將會超過50%。

          韓國鏡頭與中國鏡頭一樣,近年也迅速崛起,成為一支不可忽視的生力軍。韓國鏡頭無論是質量還是價格都介于日本和中國鏡頭之間,他們的生產成本和價格比日本低,比中國高,而質量卻接近日本。這一點中國鏡頭廠商還有一定差距。韓國鏡頭盡管在國際市場上也十分活躍,但在中國市場上的優勢并不是特別明顯,可能是韓國廠商對中國市場還沒有足夠重視。

          據福州鴻發光電子技術有限公司總經理陳金發介紹,目前世界CCTV鏡頭市場主要以日本、韓國和中國為主,除了日本、韓國,就數中國了。中國鏡頭品種齊全,相對于中國廠商,韓國鏡頭的品種不是十分齊全,知名的品牌也不多,但在國際市場上占有一定的份額。韓國鏡頭目前略好于中國,但中國很快就會趕上來,現在可以說已經接近韓國,特別是夜視鏡頭,中國已經超過韓國,并正在接近日本。近年,日本鏡頭在某些市場已開始疲軟,許多國際采購商已開始傾向于采購物美價廉的中國鏡頭。

          但與中國廠商不同的是,韓國企業比較有“團隊精神”,由行業協會牽頭,無論是價格還是市場競爭,相對都比較規范和理性。這一點值得國內企業學習。

          臺灣鏡頭廠商也不可忽視,目前世界上最大的鏡頭制造廠商不是在德國、日本和韓國,而是在臺灣——臺灣亞洲光學目前擁有3萬多名員工,無論從規模還是產量都居世界第一。但象許多臺灣企業一樣,臺灣鏡頭廠商盡管也有自己的品牌,但主要還是以替世界知名品牌OEM為主,所以我們在市場上看到的臺灣品牌也不多。

          做為老牌鏡頭制造大國,德國的鏡頭制造商也不會坐視CCTV鏡頭大市場而不動心,一些德國廠商已開始謀劃,要進軍監控行業,分食CCTV鏡頭這塊大蛋糕。一些廠商開始前往中國、韓國和美國等地考察,試圖通過與當地企業合作,共同開發、研制、生產高端CCTV光學鏡頭。

          日本鏡頭主要以高端市場為主,占據了高端市場的大部分份額;而中國國產鏡頭主要以中低端市場為主,中國鏡頭由于生產成本低(主要是原材料和勞動力),因而具有價格低廉、產品適用的特點,產品受到許多國內外攝像機生產廠商的歡迎和青睞。許多中國鏡頭制造商近年也開始意識到,要想獲得更大的利潤和企業長期的發展,必須向高端市場開拓,要著力改變中國鏡頭即等于低端鏡頭的形象。廈門力鼎光電技術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吳寶珍認為,產品的定位十分重要,中國制造商應該共同努力,改變中國鏡頭的整體形象,不要讓人覺得“Mide in China”都是“次品”。

          對中國鏡頭制造企業而言,應該跳出價格戰的“泥沼”,苦練內功,引進先進技術和設備,提升品質和管理,塑造品牌,提高產品的附加值,逐漸進軍高端市場,并積極參與國際競爭,通過搏殺,贏得應有的市場份額。對此,許多中國鏡頭制造商都充滿了信心。

        CCTV鏡頭的發展已經有幾十年的歷史了,從球面技術到非球面技術,從常用到專用,從拋光到研磨,技術在不斷發展。從誕生的歷史來看,鏡頭同鐘表行業一樣,應該算是“傳統”產業,但由于數碼成像設備的問世以及與監控產業的結合等,使鏡頭產業煥發出新的活力,呈現出盎然生機。

          目前在CCTV鏡頭制造技術上,日本仍是領先者,國產鏡頭與日本鏡頭在技術層面仍有著較大的差距,主要體現在新品開發和研發周期上。日本鏡頭以其技術優勢和日本人少有的對產品的“苛刻”要求,使日本鏡頭成為高品質鏡頭和先進工藝、技術的象征,比如最新的CCTV鏡頭主流技術非球面鏡片技術、紅外對應日夜兩用鏡頭(IR lens)等都是由日本廠商率先研發出來的,目前,為數不多的幾家公司已經掌握了非球面鏡片的生產技術。

          在技術上,國產鏡頭走的基本還是跟隨路線,這種跟隨模式使得國產鏡頭無法分享新產品面市所能帶來的高額利潤。當然,我們也必須承認,新產品的研發是需要大筆資金投入的,同時也具有很大的風險,國內企業目前普遍還沒有這樣的實力。據福州飛華光電技術有限公司董事長林永清介紹,日本的鏡頭已經成為形成產業化,日本的模具工業發達,國內的模具技術相對較弱,對鏡頭產業化的形成十分不利。

          韓國和臺灣實際也是在學習日本鏡頭制造的基礎上得以迅速發展的。目前,他們在技術上也都在不斷探索和創新。

          監控行業的不斷發展,對鏡頭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比如紅外對應鏡頭就是隨著監控行業近年對夜間低照度監視的需求而誕生的創新產品;要求監視角度更廣,促使魚眼鏡頭的問世;要求監視距離更遠,又促使鏡頭制造商紛紛推出高變倍遠望鏡頭。

          鏡頭小型化將是未來手動變焦鏡頭發展的重要趨勢,采用小規格的透鏡以及通過非球面鏡片來減少透鏡的數量,可以使得鏡頭的體積更為小巧,“瘦身”運動也是今后攝像機發展的趨勢。此外還有像素的要求,與數碼相機相比,監控用攝像機以前對像素的要求相對而言不是太高,一般為30-40萬像素。但今后,隨著技術和市場的要求,可能會越來越高。

          市場競爭逼使企業創新意識增強。近年國內鏡頭制造商也十分重視技術革新和產品創新工作,有實力的企業紛紛引進先進設備和工藝,比如許多廠商引進了數控車床和先進的鏡片研磨技術,使產品的品質和穩定性有了大大提高。

          CCTV鏡頭作為監控行業的“伴生”產品,同監控行業一樣,創新指數正在不斷上升。監控系統對技術革新的無止境的追求,將推動鏡頭技術的不斷發展。

        鏡頭在攝像機成本構成中的比例為20%左右,是攝像機的重要組成部分。與攝像機從高端到低端完整的產品鏈相對應,CCTV鏡頭也形成了從高檔到中檔到低檔的完整的產品鏈,價格從幾十元到幾百元,幾百元到幾千元,一應俱全。利潤水平也相差很大,常用的單板機鏡頭,利潤已很低;技術含量越高,功能越先進的鏡頭,利潤也就越大。

         那么中國市場對鏡頭的需求量有多大?

          首先我們從監控行業分析,根據監控芯片廠家的2004年度的銷售報表(包括CCD生產的SONY、SUMSUNG、LG、SHARP;CMOS生產的OMNIVISION、ICMEDIA)顯示:中國大陸每月生產CMOS攝像機 120萬臺,CCD攝像機30萬臺;韓國和臺灣每月生產CMOS攝像機20萬臺,CCD攝像機50萬臺。
      從以上數據可以看出,由于中國大陸、韓國、臺灣都是攝像機生產的重要基地和中心,因此對鏡頭的需求十分龐大,尤其是中國大陸,目前日本、韓國、臺灣許多世界知名的攝像機生產廠商都在中國大陸設立了生產廠,因此,盡管生產的攝像機會銷售到全球各地,但生產中對鏡頭所產生的需求實際是在中國大陸發生的。2004年度監控攝像機的全球總銷售量在2500萬臺左右,中國的鏡頭產品從應用數量上來說,已經達到全球市場60%以上的份額,即1500萬只鏡頭應用。以珠海石頭電子有限公司為例,盡管它不是專業攝像機生產廠家,但據珠海石頭董事長李育興介紹,他們對鏡頭的年需求量已達到60萬只,其中大鏡頭10萬只,小鏡頭50萬只。

          深圳由于集中了眾多的攝像機生產廠商,因而對鏡頭的需求量十分龐大,是任何一個鏡頭廠家都不能忽視的主流市場,目前,國內許多鏡頭廠商都在深圳設立了辦事處,如長春東亞光學、南陽臥龍光學、南陽禾立光學等。

          據長春東亞光學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總經理候志軍介紹,臺灣敏通、悠克、慧友,國內的宏天智、北順等,由于生產規模大,對鏡頭的月需求量都在5萬只以上,有些甚至達到20萬只以上。

          此外,國內可視對講行業每年對小鏡頭的需求量也十分龐大。

          中國鏡頭年市場總量已達到1.2-1.5億元,而且仍以年增長20-30%的速度遞增。
      中國鏡頭的外銷之路

       

          中國市場鏡頭需求量極大,但有一個奇怪的現象就是:在日本等世界知名鏡頭廠商重視中國大陸市場,視中國市場為一塊熱土卻并大舉進攻搶占市場份額時,中國國內鏡頭廠商卻紛紛把目光盯在了海外市場。是避鋒芒而另辟蹊徑還是國外市場更好做?記者在赴福建對當地重要鏡頭廠商的采訪過程中了解到,近年許多國內鏡頭廠商外銷市場做得都不錯,有個別廠商外銷比例甚至達到90%以上,除去OEM部分,自有品牌鏡頭的出口比率也達到45%以上。據東亞光學的候志軍介紹,前不久在海外某地舉行的安防展覽會上,中國大陸參展企業共有十一家,其中鏡頭廠商就有5家,這不能不說是一個“奇怪”現象。在一般人的認識中,中國鏡頭在國內市場占有的主要還是低端市場,而且價格戰打得如火如荼。難道國內市場與國外市場的差異就這么大嗎?

          據福州鴻發光電子技術有限公司總經理陳金發介紹,中國鏡頭經過幾年的學習和積累,已經形成一定的優勢,無論是產品品質還是外觀工藝,都有了大大提高,有些甚至完全可以和國外同類產品媲美。但由于國內一些用戶根深蒂固的崇洋媚外心理,總認為國外的產品比中國的好,不能以發展的眼光來看國產品,更缺少支持民族工業的意識,因此總喜歡“習慣性”地選擇國外的產品。但實際上,我們國產的鏡頭在歐美等市場上很受歡迎,因為我們的產品適用,而且價格低廉。
       
          據福州市正盛光電儀器有限公司董事長林敢和總經理吳小平介紹,中國鏡頭主要是制造成本低,具有較強的競爭能力,所以給外國同行造成了一定壓力,為降低制造成本和關稅,他們便紛紛把工廠搬到中國。前幾年福建的鏡頭廠商主要做國內市場,但近幾年都把目光投向了國外市場,F在可以說,在全球各個角落,都有中國福州產的鏡頭,正可謂“墻里開花墻外香”。

          據日本業內資深人士介紹,日本的鏡頭銷售目前有相當大的份額來自歐洲、北美、日本、韓國和新加坡等地區,僅有一部分來自中國大陸。這一方面表明在中國這個大市場中,日本鏡頭廠商還有更多的市場空間可以開墾,另一方面也表明,在全球鏡頭消費市場上,歐洲和北美也是龐大的市場,大有文章可做。

          據悉,目前中國鏡頭出口量已占生產總量的45%左右。難道海外市場就真的那么好做?

          廈門力鼎光電技術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吳寶珍認為,相對而言,海外市場開拓起來難度更大,為什么?因為外商對產品品質的要求非?量,而且往往“得理不饒人”,不象國內用戶,如果產品質量達不到客戶要求,往往只是更換一批產品讓客戶滿意接受就可以了。而外商遇到這種情況,動輒便會進行大筆索賠,不但要求賠償直接損失,而且還要索賠“間接損失”,這一點,力鼎公司有“切膚之痛”。也正是在與外商的合作中,使力鼎的產品品質有了大大提高并且受到國外用戶的青睞。

          據福建光學技術研究所副所長、佳光光學設備有限公司總經理王敏介紹,中國同類產品的主要特點是性能價格比好。對于相同成像質量的鏡頭,中國鏡頭的價格僅是日本產品的二分之一或三分之一。
        
          福州飛華光電技術有限公司董事長林永清介紹,日本鏡頭的優勢在高端市場,但中國廠商正在奮力直追,而且距離正在拉近。比如我們有許多鏡頭,成像效果并不比進口鏡頭遜色,只是外觀上差一些。在展會上日本同行看了我們的產品,都會認為中國的鏡頭已經接近他們的產品,但我們的價格比他們的低多了。目前,飛華光電的出口比率已經達到70%。

          相對其它安防產品,中國鏡頭的出口比率可能會更高一些,這是好事。但我們同時也希望,中國鏡頭廠商也不要忽視中國這個大市場,讓我們細數一下,有多少外國品牌在中國這塊肥沃的土地上獲得了意想不到的成功?中國市場已成為商家必爭之地,不管是外銷還是內銷,我們都應該做好。

      福建,中國鏡頭產業的領軍團隊

       

          福建CCTV鏡頭占國產鏡頭的半壁江山,尤其是大鏡頭,更高達70%以上,目前國內鏡頭(尤其是大鏡頭)廠家以福州最為集中,福建的鏡頭產業已經形成產業優勢。

          據福建光學技術研究所所長賴愛光和副所長王敏介紹:我國鏡頭產業的發展與軍工技術密不可分,上世紀六、七十年代,我國光學技術主要以云南、貴州、甘肅、吉林和福建為主,那時多為軍工企業,七十年代,以光研所和福光廠為代表的福建鏡頭產量曾占到全國工業鏡頭80%以上的份額。到了八、九十年代,許多國營鏡頭生產企業效益開始下滑,有些甚至倒閉,云南(云光)等幾大光學基地逐漸衰落,但福建的光學產業卻抓住了機遇,形成了自己的優勢,主要是培養了一批光學技術人才,為福建光學產業的發展奠定了基礎。以前,福建的鏡頭產業研發主要以“光研所”(福州光學技術研究所)為龍頭,生產則以“福光”為龍頭。就是目前,福建鏡頭行業活躍的一批精英,大部分都是從原“福光”出來的。而且,據正盛光電儀器有限公司總經理吳小平介紹,不僅僅是福州,就連深圳鏡頭市場上現在比較活躍的代理經銷商,有相當一部分也是從原福光廠出來或原福光的合作伙伴。

          (以前記者就曾聽業內有人戲言:在安防行業,湖南華南光電是中國攝像機行業人才的“黃埔軍!,福建“福光”則是中國鏡頭產業的“黃埔軍!,因為它為鏡頭產業培養了一大批人才。)

          一批有志于光學產業的精英,托起了福建省的安防產業,因而福建的光學產業才能在其它幾大光學基地逐漸衰落的情況下,卻逐漸崛起,形成獨一無二的優勢,并成為中國鏡頭產業的驕傲。

          賴愛光還介紹,福建鏡頭產業的發展也得益于國家對鏡頭工業的重視。因為以前我們沒有自己的工業鏡頭,那時就只能以照相機鏡頭代替。我們想從國外同行那里“掏”技術,但他們要價很高,這就促使國家對鏡頭工業的重視,國家也為此投入了大量的資金。

          福建省光學技術人才聚集,僅福建省光學技術研究所就擁有高級工程師11人(其中國家級專家、教授級高工2人,省部級優秀專家4人,6人享受政府特殊津貼),工程師26人。所長賴愛光是福建也是全國光學領域的權威和專家,曾接受過國家幾代領導人的親切接見,2002年被評為“全國50位杰出專業人才”。

          光研所擁有先進的光學鏡頭檢測設備,除研發外,還擔當著實驗室的作用,為福建鏡頭廠商提供產品檢測服務。

          福建目前從事光學研究和生產的科研院校和大小企業不下百家,形成集產、學、研為一體的較為完整的光學鏡頭產業鏈,上規模的企業也超過十家。相對其它地區的鏡頭企業,福建鏡頭企業真正市場化運作較早,因而相對成熟一些,也較早地實現了原始資本積累,在摸爬滾打中積累了較為豐富的市場經驗,也具備了一定的抗風險能力。而且福建鏡頭廠商做外銷市場也較早,目前福建有一定生產能力的鏡頭企業幾乎都做外銷市場,目前在全球主要鏡頭市場,幾乎都能看到福建產的鏡頭。而且福建還形成了一定的地域優勢,福建鏡頭基本形成了較有影響力的鏡頭“產業群”,這種“集群”優勢也是國內其它地區鏡頭產業沒有的優勢。

          但也不是說福建鏡頭產業就沒有一點憂患和危機,福建安防產業在“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中形成今天的優勢,許多企業也有了一定的規模,但假如不是當初許多人“有野心”而出來創辦企業,恐怕也不會有福建安防產業今天的輝煌,這也就難免會讓人產生有可能會出現“第二波”創業熱潮的憂慮。中國人歷來有“寧做雞頭,不做鳳尾”的心理,看到行業發展如此迅速,市場也在不斷擴大,再加上又是熟悉的行業,難免會讓人產生“跳出來自己做”的想法。此外還有價格戰的憂患。如果不再出現“分家”現象,同時能夠較好地規避價格戰,相信福建的鏡頭產業會發展得十分穩健,整體優勢也會越來越強。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福建的鏡頭廠商和從業者,應該團結協作,利用這種整體優勢,而不應該“破壞”這種優勢。在此,我們祝愿福建鏡頭產業風帆高掛,再創新的輝煌!繼續引領中國CCTV鏡頭產業的發展,扛起振興民族鏡頭產業的大旗!

      中國鏡頭廠商的困惑在哪里

       

          目前,中國鏡頭廠商最大的困惑可以歸納為以下幾點:

       

          一、企業規模普遍較小,形不成規模優勢;
          二“一窩風”現象嚴重,導致競爭加;
          三、技術相對落后,研發能力不足;
          四、價格戰愈演愈烈。

       

          為深入了解中國鏡頭市場和產業發展現狀,記者專赴福州、廈門、泉州、南陽等地,對部分重要鏡頭廠商進行了深入了解和采訪。記者最大的感觸是,近年國內鏡頭產業的發展確實十分迅猛,但整體來看,真正上規模的企業還不多。由于歷史的原因,我國鏡頭廠商大多由原來的軍工、國營企業改制或由這些企業原來一些有志于光學產業的技術人員“下!眲撧k的,真正市場化運作和經營的時間還不長,因此普遍規模偏小,平均不到120人,鏡頭產量也偏低。

          以南陽為例,南陽地處河南西南部,交通閉塞,相對經濟比較落后。但南陽的光學產業卻具有一定的歷史基礎,目前南陽有大大小小鏡頭生產廠十余家,包括信陽的鏡頭廠,也是從南陽遷去的。同福州一樣,南陽現在的鏡頭生產廠家大多也是由原來的國營廠改制、私人參股或創辦而來的,因此大多規模較小,產品主要以小鏡頭和鏡片為主(據了解,福建鏡頭廠商所用的小鏡片有相當一部分是從南陽購進的),產能分散,核心競爭力不強。業內人士都知道,鏡頭行業的競爭已經接近白熱化,利潤率一再下跌,這些鏡頭廠家已基本沒有多大利潤空間,僅僅是能維持給工人發工資。但在當地,他們往往還是被地方政府當做高新技術產業來重點扶持的,能發得下工資,在當地來說已經算是效益不錯的企業了。南陽擁有大批的光學產業技術工人,在小鏡頭制造上具有一定優勢,平均產品出口率也達到35%以上,而且相對沿海地區,勞動力成本更低。南陽的鏡頭制造業目前最迫切的問題是招商引資,擴大生產規模。南陽鏡頭產業從一個側面也折射出中國鏡頭產業的困惑。

       

          鏡頭產業相對而言是一個不起眼的“小”產業,因而一般不被重視,也享受不到相應的政策優惠,尤其是在貸款和融資等方面,往往得不到銀行等部門的重視。獎金匱乏,導致企業研發能力不足,因而國內許多鏡頭企業設備和技術相對落后,無力向高端市場挺進,只能在低端市場分食有限的“蛋糕”。

       

          對于國內鏡頭產品的現狀,福州光學技術研究所副所長王敏認為,國內鏡頭企業目前處于剛剛起步階段,生產加工設備普遍落后于歐洲、日本、韓國和臺灣,主要依靠手工經驗操作,零部件的精度較低,只有依據較高的裝調校正和檢測手段來提高產品的整體水平。

          據泉州東南光電有限公司總經理黃中元介紹,我國鏡頭產業的迅猛發展,實際也就是2000年之后的事情,由于近年監控行業的快速發展,使鏡頭市場需求迅速膨脹,再加上鏡頭產業進入門檻低,從而導致“一窩蜂”現象,進入行業的公司越來越多,再加上一些企業短期行為嚴重,導致鏡頭價格迅速下滑,壓價銷售成了最常見的競爭手段。于是,價格戰狼煙四起。
      福建福光數碼儀器有限公司總經理葉明華認為,國內鏡頭市場的價格戰,主要是缺乏技術開發能力的中小型企業之間展開無序競爭造成的。

          據南陽禾立光學儀器廠總經理苗雨介紹,2001年-2002年南陽的光學鏡頭產業由于受國內安防產業的迅猛崛起而獲得了迅速發展,產銷兩旺,許多企業都出現了產品供不應求的大好局面。但到了2004年尤其是2004下半年,一下子跌入低谷,市場變得十分低迷,直到今年初才開始復蘇,F在困擾企業的最大因素是價格戰打得太猛,以前一只小鏡頭還能賣到10元,現在只能賣到6-7元,已基本沒有利潤可言。用不了多久,產能低、沒有規模效益的企業可能會被淘汰出局。

          東亞光學的候志軍認為,價格戰打得越烈,對民族鏡頭產業的發展越不利,因為客戶在選擇產品時考慮的重要因素不是價格,中國有句俗話叫“一分價錢一分貨”,舉一個例子,就象我們去商店買衣服,有的衣服幾千元,有的衣服幾百元,顧客一般會根據自己的需要和收入水平來決定購買什么樣的衣服。價格因素只有在同等品質(包括品牌附加值)的情況下,低價才有左右消費者購買決定的可能。日本同行騰龍在中國市場份額的迅速上升,靠的完全不是“價格戰”。

          廈門力鼎光電技術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吳寶珍也認為,一開始鏡頭行業也是暴利行業,但現在利潤率已經大大降低了。令人痛心的是,一些企業還在盲目地打價格戰。價格戰最終會讓整個鏡頭產業都毀掉。

          據福建光學技術研究所副所長、佳光光學設備有限公司總經理王敏介紹,10倍變焦鏡頭在兩三年前還要2000多元一只,如今只需低于300元的價格就可購買,下滑幅度高達80%。

          正盛光電總經理吳小平說,中國鏡頭行業缺乏自律意識,也沒有行業組織。日本鏡頭業有自己的行業協會,協會可以對不遵守“游戲規則”的企業實行制裁。所以,行業競爭比較規范。

          福州啟光電子技術有限公司總經理潘鎮安認為,價格戰往往是建立在犧牲產品品質的基礎上的,為什么?很簡單,鏡頭原材料價格在不斷上漲,制造成本居高不下,企業能有利潤嗎?企業既要低價銷售,又要生存,只能采取偷工減料、以次充好的方式生產。

          如何應對價格戰?葉明華認為,價格戰是挑戰,也是機遇。前些年家電行業出現的彩電價格大戰、空調價格大戰,硝煙散盡之后,不但沒有把中國的家電產業壓垮,反而使有實力的家電企業躋身國際市場。關鍵是,面對價格戰的“泥沼”,企業是越陷越深,還是拔腿上岸。有實力的企業應該認清價格戰的本質,冷靜分析,審時度勢,積極應對。鏡頭市場的價格戰主要是在低端市場,具備一定實力的廠家應及時擺脫低端產品市場的無序競爭,加大研發投入,開發中高檔產品,提高產品品質,努力向高端市場進軍,從而開拓更廣闊的市場。
        縱觀中國的整個安防產業,真正在產品和技術上形成較大優勢,令業界刮目相看的,也只有樓宇對講、DVR和CCTV鏡頭幾類,鏡頭能躋身其中,也算是國內眾多鏡頭廠商共同努力、拼搏的結果,因此功不可沒。但鏡頭的優勢與樓宇對講和DVR相比還不是十分明顯。因此中國鏡頭廠商仍然任重而道遠,中國鏡頭廠商應“創造新優勢,更上一層樓”,從而讓中國的CCTV鏡頭躋身世界“名鏡”之林,使中國最終發展成為世界上獨具特色的鏡頭制造大國。

          市場風云啟示錄

          ■ 2005年與2004年相比,鏡頭市場將增長25%。但平均利潤率將下降5-10%。
          ■ 鏡頭廠商最看好的區域銷售市場是:海外32%。國內首選是華南地區29%,其次是華東15%,華北12%,中南5%,東北3%,西北2%,西南2%。
          ■ 國內低端鏡頭市場利潤率越來越低,現在靠的完全是“走量”。
          ■ 近年,國內鏡頭產能平均每年增長38%,而市場需求量增長25%,已明顯超過市場需求的增長速度。
          ■中國大大小小的鏡頭廠商目前已超過200家,但真正有一定知名度和影響力的只有20余家。
          ■目前在CCTV鏡頭應用中,大鏡頭與小鏡頭所占的比例分別為25%和75%。
          ■目前中國主要安防市場對鏡頭的需求比例為:深圳29%,上海18%,北京14%,廣東其它地區10%,天津6%,江蘇5%,福建4%,浙江4%,其它地區10%。
          ■攝像機廠商選擇鏡頭的四大要素是:品質40%,品牌30%,價格20%,外觀10%。
          ■中國鏡頭市場總量已達到1.2-1.5億元,而且仍以年增長20-30%的速度遞增。
          ■由于中國大陸、韓國、臺灣都是攝像機生產的重要基地和中心,因此對鏡頭的需求十分龐大,尤其是中國大陸,目前日本、韓國、臺灣許多世界知名的攝像機生產廠商都在中國大陸設立了生產基地,因此,盡管生產的攝像機會賣到全球各地,但生產中對鏡頭所產生的需求實際是在中國大陸發生的。因此中國大陸是一個不可忽視的鏡頭大市場。
          ■2004年度監控攝像機的全球總銷售量在2500萬臺左右,也就是說攝像機對CCTV鏡頭的需求每年至少在2500萬只左右。

      南陽福鑫光學有限責任公司

      電話:0377-63566508  13937788013      郵箱:2260377809@qq.com     地址:河南省南陽市麒麟中路

      Copyright @ 2006-2027 . All rights reserved. www.jxmdf.com  南陽福鑫光學有限責任公司 版權所有.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企业位置
      联系我们:
      13937788013
      經理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還可輸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商友科技 | 管理登录
      av制服丝袜无码一区二区

      <thead id="zn7dn"></thead>

        <nobr id="zn7dn"></nobr>

        <track id="zn7dn"><menuitem id="zn7dn"><em id="zn7dn"></em></menuitem></track>

        <mark id="zn7dn"></mark>

          <var id="zn7dn"><var id="zn7dn"></var></var>